首页 »

康夏卖书:狂热和敌意一线之隔

2019/9/11 21:17:36

康夏卖书:狂热和敌意一线之隔

 

 

先从故事的结局说起:

 

6月8日上午,26岁的康夏,在微博发表了一篇长文《最后一条》:“最后这条消息会保留 24 小时,讲完以下这段话之后,我会永远停用微博、微信朋友圈、知乎、微信公众号乌托邦地图集、Facebook 和 Twitter,从一切社交网络上消失,但在我彻底消失之前,恳请你能够安安静静地把它一直看到最后。”

 

是什么让一个年轻人如此决绝?

 

大半个月前,他还是“最有情怀的读书人”——那篇《带不走,所以卖掉我的1741本书》刷了中国大半文艺青年的手机屏,文中一句话,戳中他们脆弱的小心脏:“读过的书,放在书架上之后就会死亡,成为一具尸体,只有它被下一个人再一次读到的时候,才可能重新焕发生命。”

 

1741本书卖得格外顺利:支付60元得到3本以上随机邮寄的书;支付99元,收到超过7本随机邮寄的书。不到24小时,康夏收到了超过77万书款。

 

许多人叫好(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掏钱),专栏作家魏英杰说:“我们永远不必为阅读的前景担忧,无论任何时代,都会有人喜欢阅读。”

 

但所谓秀xx死得快。这年头看起来太美好的事,特别容易反转。

 

6月5日开始,陆续有网友发现自己收到的书不少跟其他人重复。新民晚报做了个统计,在最新附书籍照片晒出的82单中,重复的书目种类达到60种,重复次数在5次以上的书目有9种,其中《爱丽丝漫游奇境记》出现了11次,《爱的教育》、《我亲爱的总统》和《人本主义研究》分别出现了8次。而《爱丽丝漫游奇境记》的定价为2.8元。

 

随后有人爆料,康夏寄出的书籍总数已经远远超过1741本。

 

康夏扛不住,自己揭开了谜底:“除了最初的1741本书,我另外买了大约6000本书。”他强调,这些书的价格,的确比书上标明的售价要低,但也不像网友们说的一、两块钱一本,有很多是十几块一本。

 

他认错,补救, “不管收到书的,没收到书的,我都会退款。整件事下来我可能得赔上十五六万块钱。”

 

但覆水难收,微博上,“康夏卖书”,俨然已经成为一个讽刺成语。还有一个词,专门用来形容他,“情怀狗”。更多的辱骂如暴风骤雨般袭来,用康夏的话说,他微博下收获的评论,“就像是一部脏话字典”,“竭尽全力用尽器官和性行为的脏话”。还有几十封告状信发给康夏将去就读的哥伦比亚大学,要求哥大取消他的入学资格。

 

不过19天,从天堂到地狱。

 

网友@fanglopez 在虎嗅网上为康夏分析教训——“一:高估了自己的执行力;二:低估了电商物流配送的难度;三:缺乏平台化的沟通机制。”

 

但何至于此?!

 

豆瓣网友mumudancing在《致康夏:心有菩提手有刀,可成舍利可成妖》中感慨:“所有的名利都是有代价的。你收获了这么多,就要付出与这相同甚至更高昂的代价。——如果你不想付出那么高昂的代价,就不要去迎接看似天赐的礼物。”

 

其实,康夏对社交网络“正面”的狂热,是有预计的。在舆论上一次为他而沸腾之时,康夏曾说:“参与一次活动、一次事件,参与一次消费,这是立竿见影的愉悦。它变成像一场狂欢,像一个被披上外衣的事件,在这个事件中,每个人的角色被消解为一个时间的参与者,而不是一个读书人。”

 

但他没有想到的大概是,水能载舟,也能覆舟。

 

Mumudancing说:“当媒体说康夏收到70多万书款的时候……我觉得这事就去向另一个方向了。对他来说、对付出信任的人、对尚未付出信任的人、对媒体来说……看似巨额的财富,都把大家带向了另一个黑暗的方向。”

 

确实,“70万”的“情怀”,怎么容许欺骗!@黑围巾鹿说:“康夏应该想到,如果很多人是消费‘情怀’的,他们看重的就是他看过的那1741本书,是那些看过的他认为很棒的书上存留的‘情怀’,即使再买了一模一样的书,那种书上的‘情怀’是失去了的……这种事情对于消费‘情怀’的狂欢者有种潜在的‘侮辱’。”

 

康夏的旧识欧阳不通对此倒显得非常冷静:“当时他卖书的文章刷爆朋友圈的时候,我并没有被感动,也没下单,因为我并没有看到任何情怀,而只是看到了康夏在玩一个挺有他个人特色的小游戏而已;到前天他额外买书的事情被大家批评的时候,我也并没有被震惊,因为我并没有看到另一个康夏,而只是看到了一个任何人在事情的当口都有可能一念之差犯下的错误而已。”

 

然而,网友们毕竟不是康夏的旧识,他们喜欢你是“脑残粉”,不喜欢你,则“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冰野L说:“几年前不经意看的电影,《搜索》,与之类似。康夏的整个事件简直刷新了我对网络环境的认知……千万不要低估人性的黑暗,更不要沉迷在网络的虚幻。”

 

互联网,就是这样一个放大器,它放大善举,也放大罪恶。

 

但对康夏而言,一时贪念的后果太重,重得他几乎无法承受,“无论在多少年后——哪怕是几十年过去了,当初在网络上搜索‘康夏’出现的多彩结果,已经被这件事取代成为黑的,永远留存着被所有人谩骂和嘲笑的海量记录,以及一个“骗子死全家”的标签。”

 

“我突然觉得那么的难过,群嘲从来没有任何成本,又能有迅速回报的快感。”@知小姐的童梦 同情他:“康夏被逼走了,看着那么多人的谩骂,心里一片凄凉,我现在甚至可以想象,一个喜欢读书的安静男生,说起这件事时哽咽的表情,能看到大家指着他鼻子说他阴谋深,他心里受到的刀砍般的痛。”

 

公众号“邹思聪的新闻笔记”,也批评辱骂康夏的那些“毫无德行的公共发言”,“公共发言者通常都是旁观者,旁观者既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也不懂事情发生的原因,更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但令人啧啧称奇的是,他们往往可以莫名其妙的愤怒和大义凛然。”

 

豆瓣小清新Mumudancing 提醒自己:尽量不要judge(评判)一个已经不能再承受网络评论压力的当事人——因为我知道,我说出话的这一秒,就是为“舆论暴力”增加一根看似无足轻重的鸿毛;对当事人,实则可能就是一座无法承重的泰山……

 

但更多的人,则是按照互联网惯例,开启了“看戏模式”。这厢@朗月疏星一壶酒 竟然还因为此事总结了经验:“围观了康夏卖书的始终和其微博下的评论,感觉这辈子要把骗文艺小清新一次列入人生不得不做的事之一,否则就对不起自己!”

 

那还能说什么呢?最后告诫一句:“全民围观”的年代,出名固然容易,但最好想清楚,广大的网民,可能也会瞬间吞没你的人生啊。